two women in black hat and sunglasses, as well as holding microphones.

克賽諾牡丹預報
蘇郁心
安琪拉.戈歐

《克賽諾牡丹預報》是蘇郁心與安琪拉.戈歐揉合現場表演、影像裝置與舞蹈的跨域共創計畫。始於「2018亞當計畫」,在歷經實體階段呈現與網路藝術版後,《克賽諾牡丹預報》將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首演。在數位焦慮、科技、文化與影像生產的時代,藝術家推敲著人類的生活與移動方式,從歷史、基礎建設與象徵意義的角度去探索花園的隱喻,體現整場演出。 當代數位機器充斥的生活,為日常製造出各種雙重、分裂與共鳴的相遇,成為我們新的身體經驗。

在一個身體、自然與權力組織相遇與相融的花園中:
是誰在守著花園的入口?
當「外」已囊括在「內」之中,我們便無法隱藏在視線之「外」。
現實以令人困惑的方式不斷地消失又重現。

由臺灣視覺及影像藝術家蘇郁心與雪梨舞者、編舞家安琪拉.戈歐共同合作,《克賽諾牡丹預報》交互運用親密、社群與全球三種維度來發聲,在來世朦朧的地平線上,這些尺度不斷地縮小與放大。

閱讀藝術家論述

花園,是《克賽諾牡丹預報》的核心問題意識。論其歷史,花園總是體現了觀看的視點與視角的建置。傳統中式花園為置身其中的視閾而建,仿若沐浴於大自然中;傳統日式庭園是為了從屋子裡向外看出去而打造,像是室內與自然的中介;法式巴洛克花園則是圍繞著對稱的中軸而建,視角通過水平面向外擴張至地平線,帶出具有規模、富有、權力及領地的印象。

花園的基礎設置包括了牆面、樹籬、路徑、踏腳石,指引了身體經驗花園的方式。身體的運動因被書寫,且成了一種地景。這些基礎設置也顯示了花園的主要功能:圈劃出一塊室外空間,制定邊界,及創造領地。

「園丁之見」一詞用來描述園丁滅除雜草的行為模式。無關乎什麼樣的草該被消滅,而是花園的體制正當性。這映射了我們在演算法中看見的問題,一種沒有同理心、不斷重複生產已然存在的偏好的機器制度。

因此,「花園」作為《克賽諾牡丹預報》的隱喻,呈現其體系如何調度及操控了自然、身體及權力,並進一步連帶殖民主義、電子計算自動化及監控的問題進行討論。此作品運用花園的歷史、基礎建置及象徵作為研究的交會點,探索當代技術文化的焦慮及作為影像生產的方法。複象化、鏡像化、分裂及擬態的身體是我們擴延身體的創作策略,及抵拒、干預那不斷試圖操控並佔領身體領地的權力制度。

閱讀藝術家論述

花園,是《克賽諾牡丹預報》的核心問題意識。論其歷史,花園總是體現了觀看的視點與視角的建置。傳統中式花園為置身其中的視閾而建,仿若沐浴於大自然中;傳統日式庭園是為了從屋子裡向外看出去而打造,像是室內與自然的中介;法式巴洛克花園則是圍繞著對稱的中軸而建,視角通過水平面向外擴張至地平線,帶出具有規模、富有、權力及領地的印象。

花園的基礎設置包括了牆面、樹籬、路徑、踏腳石,指引了身體經驗花園的方式。身體的運動因被書寫,且成了一種地景。這些基礎設置也顯示了花園的主要功能:圈劃出一塊室外空間,制定邊界,及創造領地。

「園丁之見」一詞用來描述園丁滅除雜草的行為模式。無關乎什麼樣的草該被消滅,而是花園的體制正當性。這映射了我們在演算法中看見的問題,一種沒有同理心、不斷重複生產已然存在的偏好的機器制度。

因此,「花園」作為《克賽諾牡丹預報》的隱喻,呈現其體系如何調度及操控了自然、身體及權力,並進一步連帶殖民主義、電子計算自動化及監控的問題進行討論。此作品運用花園的歷史、基礎建置及象徵作為研究的交會點,探索當代技術文化的焦慮及作為影像生產的方法。複象化、鏡像化、分裂及擬態的身體是我們擴延身體的創作策略,及抵拒、干預那不斷試圖操控並佔領身體領地的權力制度。

克賽諾牡丹預報

    • SAT 03 September, 14:30 – 15:30 GMT+8
    • SAT 03 September, 16:30 – 17:30 GMT+8
    • SUN 04 September, 16:30 – 17:30 GMT+8
  • 60分鐘
    • Taipei Performing Arts Center, No. 1, Jiantan Road, Shilin District, Taipei City 111081, Taiwan, R.O.C
  • 600元

《克賽諾牡丹預報》是蘇郁心與安琪拉.戈歐揉合現場表演、影像裝置與舞蹈的跨域共創計畫。始於「2018亞當計畫」,在歷經實體階段呈現與網路藝術版後,《克賽諾牡丹預報》將於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首演。在數位焦慮、科技、文化與影像生產的時代,藝術家推敲著人類的生活與移動方式,從歷史、基礎建設與象徵意義的角度去探索花園的隱喻,體現整場演出。 當代數位機器充斥的生活,為日常製造出各種雙重、分裂與共鳴的相遇,成為我們新的身體經驗。

在一個身體、自然與權力組織相遇與相融的花園中:
是誰在守著花園的入口?
當「外」已囊括在「內」之中,我們便無法隱藏在視線之「外」。
現實以令人困惑的方式不斷地消失又重現。

由臺灣視覺及影像藝術家蘇郁心與雪梨舞者、編舞家安琪拉.戈歐共同合作,《克賽諾牡丹預報》交互運用親密、社群與全球三種維度來發聲,在來世朦朧的地平線上,這些尺度不斷地縮小與放大。

製作團隊
  • 主創者、影像、裝置、演出:蘇郁心
    主創者、編舞、演出:安琪拉.戈歐
  • 《克賽諾牡丹預報》為坎貝爾敦藝術中心及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的委託作品,於2020BLEED及亞當計畫呈現。作品最新階段由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協助發展與支持,於2022BLEED及臺北藝術節中呈現。
  • 《克賽諾牡丹預報》獲新南威斯州政府Create NSW藝術文化部門的旅運支持。

    BLEED數位現場雙年展 (BLEED – a biennial live event in the everyday digital) 由坎貝爾敦市議會及墨爾本市議會發想,並由坎貝爾敦藝術中心及墨爾本藝術之家策劃辦理。2022年,第二屆BLEED將由澳洲聯合創辦機構聯盟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與台北當代藝術館共同製作及呈現。
    2022 BLEED 數位現場雙年展由臺灣文化部駐雪梨辦事處文化組支持。

克賽諾牡丹預報

    • MON 19 – SUN 25 September
  • 探索《克賽諾牡丹預報》的虛擬世界,請使用電腦桌機或是筆記型電腦搭配Firefox或Google Chrome瀏覽。

《克賽諾牡丹預報》是一件持續研究發展的作品,延續其於BLEED 2020製作的計畫網站,今年藝術家們將透過網站的2.0版本,持續調研及展演她們的數位花園。
花園的基礎設置包括了牆面、樹籬、路徑、踏腳石,指引了身體經驗花園的方式。身體的運動因被書寫,且成了一種地景。這些基礎設置也顯示了花園的主要功能:圈劃出一塊室外空間,制定邊界,及創造領地。
「園丁之見」一詞用來描述園丁滅除雜草的行為模式。無關乎什麼樣的草該被消滅,而是花園的體制正當性。這映射了我們在演算法中看見的問題,一種沒有同理心、不斷重複生產已然存在的偏好的機器制度。
因此,「花園」作為《克賽諾牡丹預報》的隱喻,呈現其體系如何調度及操控了自然、身體及權力,並進一步連帶殖民主義、電子計算自動化及監控的問題進行討論。此作品運用花園的歷史、基礎建置及象徵作為研究的交會點,探索當代技術文化的焦慮及作為影像生產的方法。

製作團隊
  • 主創者、影像、裝置、演出:蘇郁心
    主創者、編舞、演出:安琪拉.戈歐
  • 《克賽諾牡丹預報》為坎貝爾敦藝術中心及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的委託作品,於2020BLEED及亞當計畫呈現。作品最新階段由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協助發展與支持,於2022BLEED及臺北藝術節中呈現。
  • 《克賽諾牡丹預報》獲新南威斯州政府Create NSW藝術文化部門的旅運支持。

    BLEED數位現場雙年展 (BLEED – a biennial live event in the everyday digital) 由坎貝爾敦市議會及墨爾本市議會發想,並由坎貝爾敦藝術中心及墨爾本藝術之家策劃辦理。2022年,第二屆BLEED將由澳洲聯合創辦機構聯盟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與台北當代藝術館共同製作及呈現。
    2022 BLEED 數位現場雙年展由臺灣文化部駐雪梨辦事處文化組支持。
Acknowledgement of Country
Arts House, Campbelltown Arts Centre, Taipei Performing Arts Center, and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Taipei acknowledge the Traditional Owners of the lands we work on, the Wurundjeri Woi Wurrung, Dharawal, and Ketagalan peoples. We extend our respects to their Elders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while respecting the vast Traditional Owners Nations our digital platforms reach. We extend this acknowledgment to Aboriginal, Torres Strait Islander, and Austronesian artists, audiences and communities, and First Nations peoples globally.
墨爾本藝術之家、坎貝爾敦藝術中心、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及台北當代藝術館向我們土地上的第一民族暨傳統所有人致上敬意,包括烏倫杰里族(Wurundjeri Woi Wurrung)、塔爾瓦斯族(Dharawal)、凱達格蘭族(Ketagalan)及其眾支系。因著BLEED數位介面所將廣泛觸及的各種傳統民族與土地, 我們尊榮各地過去、現在及未來的祖先與耆老。我們更將這份對台灣與澳洲原住民族、托雷斯海峽群島民族及南島民族的藝術家、觀眾與社群的致意延展至全球各傳統領地與第一民族。